为国饭cp

了尔一生花烛事。

#獒龙#【你为什么想睡我!(双向暗恋)】甜到发酣劳斯莱斯!一发完,快上车!!!

潇霖:

网游背景!双向暗恋!年上!总裁科!师徒!有点脱线龙!软萌龙!张老五!


我用的新的风格!很想让他们好好谈恋爱!毕竟春天到了夏天也来了!


两个人一直暗恋对方!马龙不知道张继科知道了!马龙一直不知道张继科喜欢他!十分可爱!


被艹的龙仔非常软!软到爆炸!我也想上了!


【不想看谈恋爱的直接往下拉链接!】


【没网游背景也可以看!】就是谈恋爱有什么不可以看的!非常装的张继科!


希望这次你们可以喜欢!十分感谢!


希望能收到来自可爱的你们的评论!


【祝各位小仙女的大仙女妈妈们节日快乐!】


啊!我也很想谈恋爱了!可是我帅气潇洒能甩我银行卡的男朋友在哪儿呢!


正文9800+请夸夸我!食用愉快(づ ̄3 ̄)づ╭❤~


——————————————————————————————




玩这个游戏快一年了,马龙坐在电脑前想。他当初被周雨喊来玩这个游戏,内心还是非常不屑的,结果半路被一个便宜师父捡到,觉得这个由数据码成的世界和自己想象中的很不一样。有那么点人情味,满足了他曾经中二时期的武侠梦想。


说到这个便宜师父,那可是大有来头。用时下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全服竞技场排名前三,对外人那是一个高冷,对自己,那也是非常高冷。但是没关系,马龙已经准备好了一件厚实的羽绒服,随穿随脱,任性自如。
    其实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师父的,虽然有时候有点犯2湿性大发,可抛开这个,男神风范还是爆棚。但最根本,他和自己曾经暗恋的学长太像了。
    说话的声音有一点像,喜欢睡觉,但学长不玩游戏,马龙笃定地想。
    师父从来没有爆照过,真的太可惜了。
    马龙登陆了游戏,看到还是灰黑一片地好友列表,“师父”这一分组的号没一个上线。       他只好自己做起了日常,想着时间多的话可以先去帮他师父的号也做了,因为他们约了今晚要打竞技场。
    所以说,他的便宜大神师父排名前三,是因为把老队友抛弃,来带徒弟飞了。
    马龙手法并不差,缺的只是配合。他看了一眼左上角的时间,快八点,他师父要下班了。他匆匆做完了日常,上了他师父的号。非常搞笑的是,他师父玩的是人妖号,长枪加上大长腿,马龙每次登陆都要啧一声,看看自己那个一本正经的角色,觉得人和人的差别真大。
    自己就是那么正经!
    张继科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换衣服开电脑,他今晚可忙着,要带自己徒弟竞技场,觉得自己这么明显了,智障徒弟还不明白,心情真的很累。
今天忙了一天,感觉更加累了。
    他登陆的时候发现自己顶了号,一看马龙果然在线,想来自己的账号他也不敢告诉别人,他密聊过去,马龙几乎是秒回了他。
    “师父你可终于是上线了,我们的奶妈都在催我了!”
    “想被虐直说,奶还没上线。”张继科回了过去,然后打开yy直接发了个飞机票给马龙。
马龙一进了频道,立马用着他那口小奶音表达了自己被揭穿的不满,然后表达了自己非常辛苦地帮张继科做了日常。
    马龙其实并不知道他师父的大名,一口一个师父喊得张继科非常舒服。
    “等我一下,我先吃个饭。”单身已久的黄金张老五踢踏着拖鞋去了厨房,决定今晚弄一碟虾仁炒饭吃,毕竟一个人吃饭真的是太寂寞了,一定要赶快把小徒弟拿下。
马龙曾经有一天发神经,非要和他在yy吹比,还把话题绕到初恋上想要套话,张继科想逗他,
    就和马龙玩起了反套路。马龙突然小心翼翼地问:“师父你对gay有什么想法?”张继科强忍笑意地开口:“没想法。难道你想让我有什么想法?”
    马龙一口气放了下来,说:“那要我是个gay呢?”
    “我不会看上你的,你放心好了。”但是我会上你,张继科选择把这句话咽到肚子里。
可不能现在就吓坏了他的小徒弟,哦不对,还是他的小学弟。
    张继科把之前准备好的虾仁解冻,鸡蛋磕了打散放在一边,再把冻好的米饭从冰箱里拿出来,他非常渴望能给马龙做饭,似乎是从某次偶然看到马龙在饭堂吃饭吧唧嘴的样子开始,他就开始渴望这件事情了。但他要做很多准备。
    他知道某次马龙在yy里突然沉默是因为谁,也知道他口中的学长是自己,从自己大三那年到现在,他不介意再多等一会。
    反正是迟早的事。
    张继科把饭炒好吃完,没忘记拍照发朋友圈,不出意外收到了自己小徒弟的点赞和评论。
为什么马龙没有认出来呢?因为张老五从不发自拍,他只是一个诗人。
马龙也只是知道自己的师父不仅游戏牛逼,现实工作也很牛逼,以为自己是踩了狗屎运被捡到,不知道这个狗屎是专门拉再他脚上的。
    他给张继科那盘炒饭评论“师父,我啥都会,我能上你家吃顿饭吗?”还带上了个流口水的表情。
    张继科在客厅转圈消食,回道“可以,等你和你的梦中学长在一起就请你吃饭。”
马龙只好回了一排大哭的表情,私聊喊他打竞技场不要说话了。
    前半小时的竞技场手机鸡飞狗跳,马龙炸毛。因为张继科不说话。
    马龙崩溃了,在yy里叫他指挥,张继科特别委屈,在游戏里扣字:“徒弟,是你叫师父不要说话的。”
    在电脑那头的马龙差点扑通跪了,他在舍友惊奇的目光里诚恳“认错”,在张继科的指挥下,剩下两个小时打得可以说是有惊无险。毕竟很多次奶妈奶不上,张继科甩枪一个“渊”,吩咐一句“奶好自己”,都能挺过去,但最抓狂的就是,张继科给马龙套的减伤和奶妈的减伤重了,三人感觉尴尬无比。


这两个半小时的竞技场打得马龙泪奔,打完之后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水,打了个嗝,切出游戏看论坛。张继科下线了,挂在yy里,冷不丁冒出来一句:“徒弟,是不是快七夕了。”用的是肯定句。


这破网游,七夕了就要搞活动,做个又臭又长年年一样的任务,就送个什么属性也不加的挂件。马龙对此表示无话可说,他毫不在意地回了一句是的,又突然八卦起来:“师父你要给我找师娘了吗?”


不,找你。张继科还没想怎么把这个意思表达出口,就听到马龙说:“唉那真是太可惜了,不然我还以为可以要红包呢。”


其实这个时候马龙想的是,太可惜了,以后和学长像的人都不允许自己想了。


而张继科想的是,你居然还想要钱包,银行卡你敢要吗?


当然两个人是绝对没有这么说,张继科沉默了一会说:“我刚才耳机松了没听到,你说啥?我想找个认识的人做七夕。”


“什么?我没红包了?”那真是太好了。“唉,那到了七夕那天师父你微信找我吧,我可能要出去一下。”


这可吓坏了张老五,他润了下因为紧张而发涩的喉咙,开口道:“你要出去?”他可不知道自己学弟有人了,是哪个不长眼的?


“是啊,我们宿舍单身的都要去吃饭!”马龙接得飞快,张继科差点以为他是怕自己误会。他突然有一种冲动,他不想让这个七夕过得这么不明不白。


“你没有想过要请我吃饭?”张继科问道,“我记得你是在A大读书吧,我这在这边。真是人情冷漠啊。”


“··· ···?难道不应该是你请我吃饭吗?”


“好啊。”张继科爽快答道,“刚好我下周有时间。”


这也太爽快了吧,马龙愣了一会,语气都不利索,问:“您,不是,要上班吗?”


“人是铁饭是钢。”张继科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马龙犹豫了一会,觉得这样见陌生人不太好,但是觉得自己也没啥会被瞧上的,周四刚好没课,他就问张继科那一天有没有时间。张继科怎么会没有时间?没有也得说有!于是下周四就是认识了快一年的师徒会晤,马龙当晚差点睡不着觉。


师父长得好看吗?他会不会是个大龄单身汉?不对,他声音和学长既然有几分相像,应该还不算是很老的。啊,学长今年都二八了,有男朋友了吗?


马龙知道自己心心念的男神是个钢圈,直不了的那种,不然他也不会想那么久。


要是能和学长再见一面就好了,一定要告诉他,自己很喜欢他。


等到周四来临的时候,马龙还在纠结,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和网友面基,他内心充满了紧张和期待。师父一直不给自己爆照,难道真的是长得不如人意?马龙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直到他进了之前两人约好见面的咖啡厅。


咖啡厅人很少,马龙选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点了一杯加了奶油的拿铁。他在微信上轰炸张继科“师父你不是要爽约吧”“师父你是不是怕了”,张继科没回,他觉得没意思,喝了一口咖啡,一抬眼就看到一个很眼熟的身影。


马龙觉得自己突然心跳加速,一口气梗在他的喉咙里,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握着手机的手指都在发抖,他颤巍巍地给张继科打了过去说“师父,我看到我一直和你说的学长了”。


进来的人是张继科,手机震了个没完,他开车过来一直没看仔细看手机,点完饮料才得空,解锁屏幕,打开微信看了起来。


他看着马龙发的那一堆东西觉得很好笑,他硬是没绷住脸,回了一句:“那你还喜欢你现在的学长吗?”


何止是喜欢,简直是不能更喜欢了。可马龙已经没有精力可以被分到手机上,他大老远看见张继科笑了一下,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智障。


暗恋了五年,马龙还在读研,可以说,他在学校的很多时光,都是在暗恋中度过。张继科几乎一直都是在欢迎新生大会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那自信的样子。暗恋的种子迅速在马龙的心底扎根,然后长成一株茁壮的大树,已经不能被连根拔起了。觉得自己高兴到心脏发痛,又觉得自己可笑极了,马龙终于缓过来,他在手机上打字:“师父,你真的是因为太丑了不敢来吗?”


“怕把你帅哭。”张继科回到。


马龙出神地盯着张继科,手机震了一下,就看到自己师父极为装逼的言论,真是大言不惭。


“那你快让我哭啊!”马龙觉得他真的是要控制不住了,就怕自己走过去,然后换来张继科陌生的眼神,那场面一定会尴尬到让他无地自容。


张继科笑着收了手机,径直朝马龙那一桌走去,想着,以后让你哭,有的是机会。他拉开椅子,在马龙那不知道什么的眼神里坐下,马龙嘴张了张,硬生生崩出两个字:“学长?”抬头望了马龙一眼,张继科没说话,掏出手在输入框打下“我到了”三个字。马龙紧张到手指发麻,他瞄了一眼屏幕,迅速抬头望向门口,什么也没有,感觉自己真的是被耍了。那边又发来:“你没看到我吗?”


马龙在自己学长的注视中,打下了“没有”,中途还打错了,他觉得自己耳朵可能都要着火了。


“你抬头看看。”对面又发来。


“学长?!”这回马龙是彻底懵了,自己真的被耍了?


张继科突然笑弯了眼角,他用无数次出现在马龙梦里,久远到失真、其实又几乎是天天听到的声音说:“我没迟到吧,徒弟?”


马龙直愣愣地看着张继科,他觉得太乱了。自己的倾诉对象、树洞居然是自己的暗恋对象,也就是说,他所有的内心活动其实张继科都是知道的,他内心被愤怒、羞耻充斥着,偏白的肤色因为怒气变红,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就是没有了,对不起,我应该更早一点的。”张继科温柔地看着马龙,“我应该再早两年,让你久等了。”


马龙没有回答,张继科又自顾自地说:“我很早就知道你,玩游戏是我让周雨叫你来的,知道你们一个宿舍,之前因为家里的原因,我怕耽误你,我要在这里和你说一声对不起。”顿了十几秒,又说:“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在成为你‘师父’以前我就知道,你应该也不知道我喜欢你。”张继科又笑了一下,“说喜欢可能不够,我想占有你,和你想的那样,于是我花了一点时间,把很多东西都准备好了才敢来面对你,是我做的不对,我把这个时间拉得太长了。”


马龙的眼睛湿漉漉的,他还是看着张继科,只是愤怒和羞耻变成了不知所措,甚至还有一点茫然,这些对于他来说信息量太大了,也太快了,他根本没有时间来领悟张继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懂吗?”张继科问。


“什么?”是我想的那样吗?


张继科沉默了一会,气势和之前在马龙心中的那个“师父”判若两人,和他心中的“学长”如出一辙。


他对马龙说:“学长,师父,我都当了,你的爱人,我可以当吗?”


马龙彻底愣住了,他眼睛变得湿漉漉的,这发生的一切全部背离了他的预想。他的喉咙还是发涩,要说出每一个字都很困难,他想起来他要能再看到张继科一面就告白,而现在这样真的是出人意料,他又觉得自己怂透了,终于说:“学长,我真的很谢谢你。”


张继科挑眉,这他妈怎么不按剧本走?难道这自己做过了要被发卡了?


刚想出言解释什么,马龙就说:“但是我觉得,我喜欢你的时间更久一点,应该是我先问你的。”


“没关系,我接受了。”张老五终于可以不是张老五了!张继科趁着人少,他抓起马龙的手,在他的指尖上亲了一下,觉得不够,又亲了一下,才开口道:“那你接受吗?”


这还能不接受吗?


马龙觉得自己饭都吃不下了,他只想跑圈,然后在各个论坛上面发一圈帖子炫耀。张继科把他拉去吃饭,订了包间,不怕有人认出张总,马龙还在神游,张继科用筷子点了点他的碗,叫他赶快吃饭,又给他夹了一大筷子菜。


在分别的时候,张继科把他送到宿舍楼下,点了下手机屏幕示意晚点联系,马龙脸红了一点,没被看出来,点着头答应。刚想转身走,被张继科拉住胳膊实打实亲在了嘴唇上,这时候的脸是要红到炸裂了,马龙想着。很快就被放开,马龙回到宿舍,在舍友的注目礼下直奔床滚成了一团,下一秒手机就响了。


“收拾东西,明天接你出来住。”马龙觉得这个发展的太快了,让他再一次不知所措。他组织了一下语言,问:“学长,这不是不太好?”


“我们少谈了四年恋爱,别浪费时间。”张继科说得煞有其事,马龙还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


于是他在舍友的拳打脚踢以及火把中,花了一个多小时收好了东西,只留了一套明天穿的衣服。然后马龙发短信给他妈说:“妈,我学长和我在一起啦!”


马龙他妈还是很开明,甚至还给马龙出过追张继科的建议,只是都被否决了,很快就给马龙回了过去:“恭喜你。”然后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看得马龙寒毛都起来了。


张大老总第二天就来接他,还动用了点私人关系把他退宿手续给办好了,马龙站在张继科房子门前,做着最后一点点思想斗争。


最终他还是被张继科推了进去。房子是复式的,张继科帮他拎了一个行李箱上楼,往主卧一放,叫他快点上来。


这还是太快了吧?!昨天告白今天就要一起睡觉吗?!


张继科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马龙,说:“你那副样子干什么?知道你想了很久了,开心吧?”


昨天的学长呢?比起师父,马龙觉得学长还是更加吸引人一点。


马龙把剩下一个轻一点的箱子拎上去,张继科打开衣柜让他把衣服放进去,马龙发现衣柜有一半是空的。


“很早以前就这样了,还以为能早点和你说,没想到还是弄得这么晚。”张继科解释道。


马龙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突然转身,紧紧地搂在张继科的脖子上,胸口里的喜悦、感动,各种他认为娘们唧唧又不争气的情感蜂拥而上,把他淹没了。“位置太多了。”他抱怨。


“没事,我们再去买。”张继科揉了揉马龙的脑袋,在他的眉尾亲了一口,特别响。


当天下午他们两个就去买菜,在买菜的时候马龙突然笑了起来,挺大声的,周围的人看了他一眼,他赶紧摆摆手表示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凑到张继科耳朵旁边,小小声地说:“师兄,你之前是不是说我追到我学长你就做饭给我吃啊?”喷出来的气从耳朵一直挠到张继科心口上去,张继科特别想当众亲上马龙的嘴,最终还是克制住了,面无表情又温柔地说:“是啊,那你现在追到了吗?”


“追到了!”


“所以我要做饭给你吃。你想吃什么?”


马龙图好玩,报了一大串菜名,等到他回过神,张继科把材料全扔购物车里了。


“我没叫你全做啊?”


“先买着,回去了想吃哪个再说。”


回到家里,马龙还是没决定要吃什么,张继科就按着食材的保鲜时间长度弄了桌菜,四个菜,滚了个汤,扫得一干二净。期间马龙鼓着腮帮子含含糊糊地说话,就被张继科喊了闭嘴让他好好吃饭别噎着,又给他添了一筷子菜。非常公平的,马龙提出以后他洗完。张继科就靠在厨房门上一边看手机一边看他。


“我把你明天的假请了,你先把东西都收拾好,别落下。”明天的课是选修,还不太重要,马龙应了一声,继续洗碗,他感觉这个碗绝对是他二十几年来洗得最干净的一次,灰尘上去都会被滑下来。


洗完澡,马龙站在床边十分犹豫,结果是被张继科拉去吹了个头,直接搂到怀里睡了,还没有那种小说中写的和男神睡觉的紧张感,闭眼就睡,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根本不知道张继科在自己脖子上吮了个大红印子。第二天早上刷牙的时候马龙看到了,还以为是蚊子,挠了好一会才意识到是啥,结果就是脖子脸都和这块印子一样红。


——————————————————————————————


是不是很想念这个分割线,我前面居然吹了这么长!我自己都害怕!加长,豪华,4K字劳斯莱斯!


——————————————————————————————


第二天早上,张继科摸了马龙的额头,没发烧,反思了一会自己是不是太温柔了,笑了一下,就起身穿衣服。


他们之间有很多关系,师徒,学长学弟,网友,还有爱人。


最后,他们以前三种作为前提,完成了第四种,并且知道这个关系会一直伴随他们下去。


张继科低头亲了马龙睡觉时半开的嘴唇,他要给马龙做早餐去了。



评论

热度(636)

  1. 某某某人潇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