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饭cp

了尔一生花烛事。

[龙獒/龙科]JK庆生系列 职业PLAY十题[CH9下 店员/快递小马X花店老板科]

夏天走毛腿:

Ch1经纪人马龙X明星科   Ch2马园长X幼教科 Ch3下 时尚集团马总X模特科 ]  Ch4编辑马龙X尬诗作者科  Ch5 下 太子龙X王爷/将军  ch6上 医生龙XJC科 ch6下CH7 探险家龙X野人科  CH8上社会你龙哥X国手科 ch8下  CH9上


花枝play


张继科在那些难以推脱的家族应酬中总是抿几口敷衍了事,喝多了就头疼,站在风里吹一会儿就更脑门发胀,松了领结,带子垂着微微飘荡,面无表情对着那些借机插入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人。心里想着店里的愣头青说他什么都放在脸上,对着不感兴趣的东西就是睡脸以待,一念及马龙心里又燃了团小火苗。自从他来了店里后总是在各个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放着零食,玻璃盘里盛着大枣瓜子小核桃,吃得他脸圆了两圈,这件原本他最喜欢最合身的白色衬衣如今撑得胸腹这里有些紧绷。


 


 


从那以后店里没有顾客只有马龙和张继科的时候,张继科总是喜欢弄些其他声响,绝不让两人之间的气氛掺杂半丝暧昧。只是他连上外放蓝牙音箱的时候,总自动随机播放跳到那些诸如《小情歌》《喜欢你》《咱们结婚吧》之类的歌,张继科恨不得摔了手机再揣上两脚,面似镇定却心烦意乱地在播放列表上翻翻翻,假装没看到对面鸡蛋头小青年射过来热烈到能凿穿了墙壁的目光。


张继科终于忍无可忍,放下翘久了有些夹蛋疼的二郎腿,拉拉小西装下摆,抿了抿嘴角朝马龙吼了声,“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马龙笑吟吟扎着手里的花,“我没看你,我看你后面的钟呢。”张继科有些恼了,睁大了桃花眼红了耳朵,放屁我那么好看你不看我看钟呢?!“看钟做什么?”


马龙咽了下口水,他确实在看张继科。从第一次遇到的那个雨夜,他就知道张继科虽然看起来有些难以接触,但其实是个温柔可爱的人。对他那些冷笑话总能给予回应,一声不响地拖走了他的小毛驴修好了上了漆还替他在上面喷了个钢铁侠,经常还一边嚷着别往盘子里堆东西了一边又不停把手伸进去抓吃的,抓了一把五颜六色的糖豆站在他边上指挥他干这干那。 


今天他还穿了那件紧身的白衬衫,胸前扣子间露着缝隙透了肉,那小小可怜的nai*tou硬邦邦地顶在衣服上,隔着些距离就能看到一个凸起的圆圆肉点。


“今天想给人表白,看时间早些酝酿酝酿。”马龙低下头有一下没一下拨着花叶,今天又下了暴雨,叶片和花瓣上沾了些水珠,看起来鲜嫩可爱。他在这个温暖封闭的小环境内纵生的爱恋早已破土而出,长成了枝干茂盛的参天大树。他一直知道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可是在这花店内,张继科就只是他的,他甚至可以描绘出许多年后他们依然在这里的样子。


张继科听他答了表白两字有些呆了,他之前从未见这小土豆对哪个人冒着迎风招展的爱心小芽,他心里莫名有些难过,如果马龙表白成功了,是不是意味着他会对另一个人比对着张继科更鞍前马后嘘寒问暖,而如果那个人拒绝了马龙————打死他,哪个人那么瞎不识货让他的愣头青撞了墙。


“哦那你晚些走。”张继科低头划着手机,给弟弟发了一条过去——我好像失恋了。还没等他诗兴大发写点酸溜溜的文字,周雨就火速回了来——科哥我不想看你们秀恩爱。靠弟弟白养了。他趴在桌上枕着手臂无聊翻着之前那些在各种酒会饭局企图勾搭他的男男女女,心里不爽就一个个删了他们。马龙听他说晚些走扑哧就乐了,通常不是应该说“那你早点走吧。”张继科虽比他年长些,心思却像别扭傲娇的大猫,好在他在相处过程中渐渐摸索出了优秀的撸猫技巧。


他在外套里掏了掏,翻了张定期存折,展平了放在张继科的桌上。张继科撑着手臂抬起头,皱眉看了眼那纸片,“我说了车不用你赔。”马龙依然一脸坚定地将它往前推推,“你说想在门口空地上围个木栏弄些装饰再种些花,这个给你,我想做些什么让你开心。”张继科慢慢合起了嘴,湿热的汗意顺着脊椎从后颈升到了头顶,他抬起头便看到马龙眯着眼朝他笑,越回味越觉得这话味道不对,难道这就是愣头青所谓的表白?张继科拿着这张存折收也不是退也不是烫手得很,马龙这仿佛用老婆本下注买定离手一样。


“然后呢?”马龙放下了窗帘反锁了店门踩着满地修剪下来的残枝走了过来,将张继科的座位转了过来,两手撑在张继科两侧将他困在包围圈内,“什么然后呢?”张继科见他一步步都像早就策划演练好了一样,心头骂自己掉进了马龙的陷阱。“电视里不是都这么演么。”马龙双目有神地从上方俯视着他,完全没有一丝要挪开的意思。“你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张继科脸热得发红,伸手去推马龙一侧的手臂。“然后你要给我答复啊。”马龙低下头来,仿佛注入了所有的倾慕在张继科嘴唇上吻了一下,几乎是擦着他嘴角在说话,气息全呼在了张继科的脸上,让他又软又痒,“如果你讨厌这样,那我就消失得彻彻底底,从此不会再来打扰你。”


张继科叹了口气,没有看他却用力一把将马龙按向自己。张继科的嘴里有些残留的哭淡烟味,马龙寻着这个他其实并不喜欢的味道加深了这个吻,他还不怎么掌握技巧章法,只晓得顺从本能含着张继科的柔软舌尖tian:弄吮吸,喉结上下滑动渍渍吸着那来不及吞咽的津液。他知道张继科并不讨厌,因为他合了眼,睫毛像小刷子一样微微颤抖,卧蚕下渗了些汗,马龙有些情动,一手放开了桌子顺着张继科仰着的脖子捏上了他的下巴,那长出来的些微胡青毛茸茸的有些扎手,却为张继科添了些别样的可爱。他放开了张继科被他咬了许久润着水光微肿的下唇,舔了几下他有些柔软的下巴,齿间细细扯着皮肉一路留了零落花痕似的红色印记,感受着张继科几乎和他自己同步的脉络跳动。


=================


不可描述评论见

评论

热度(251)